碎星物语

碎星物语

作者:罗森

    男儿有志,风云再起,土鸡瓦狗,皆可碎星。  百族大战后,战争英雄「碎星团」被诬陷为人族叛徒,遭整肃而覆灭,一切真相,都埋藏在万里沙海的滚滚黄沙之下。  六年之后,奴隶商人温去病,以[温剥皮]的鼎鼎大名崛起于世,专门从事猎杀碎星团残党的工作,但其背后,却隐藏这不为人知的秘密……  封神旧址,碎星遗藏,龙族少女,魔神降临,当这一切交汇之时,新的传奇,即将来开帷幕。js33o

分类:亚博体育yabo88魔法 字数:6334457字 状态:连载中 更新时间:2019-08-13

最新章节

三二章 当初小楼旧轩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你我爱小说] http://www.niwo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别经年,重回故地,总是说不出的寂寞。

    烈日高悬,但不见天日的空山古洞之内,依旧是无垠的黑暗,不知多少岁月前成形的三米青石大圆桌,依旧古意深蕴,却沾染上一层尘埃,青石桌畔旁的七个座位,亦是覆上一层灰尘,很是有一段日子,无人前来。

    一道青色幽火,骤然在石桌中央亮起,依旧朦胧的光,照亮不到洞内的角落,唯独映出不知何时出现桌旁的孤寂人影。

    戴着属于亢金龙的龙形面具,无声回归始界的司徒诲人,无须动作,只是稍微意动,自有轻风吹起,拂去桌椅上的尘土。

    缓缓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司徒诲人面色苍白,气息低落,不止满身伤疲掩不住,更透出一股股浓浓的倦意。

    深沉的黑暗,遮不住万古的视线,空荡的古洞中每一寸,都被司徒诲人纳入眼中,却渐渐模糊起来。

    恍惚间,空荡荡的座位上,似乎都有了人影:风华正茂,艳媚动人的柳**;瘦瘦高高,阴冷无情的奎木狼;肥胖臃肿,嘻笑怒骂的参水猿;出身尊贵却作风浮夸的麒麟;星辰所化人形的心月龟,以及稚童形象,难辨男女的尾火虎。

    这是百族大战末期才有的盛况,新一代死曜七邪在这里聚首,共商大事,立誓要替惨死的先辈复仇,要在这大争之世中,夺取属于自己的一切。

    然而,封神之战后,龟虎隐匿,麒麟若即若离,这里越发冷清,自己领着剩下三人阴谋策划,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出现,最终得势登天而上,翻云掀浪,牵动天下大势,何其快意?

    却不曾想,这一路走来,时至如今,坐在桌旁的,最终只剩下自己一人……

    环视周遭,司徒诲人睹物生情,回忆过往,感慨万千。

    明明现在的自己,八重万古,比生命中任何一刻都要强大,比过去曾梦想过的都更强,却找不到半点得意的感觉。

    回首半生,亲人叛尽,同伴死绝,得到了力量,却没有昔日想像的那般志得意满,此刻枯坐古洞,反而有种丧家之犬的失落。

    ……寂寞啊!

    明明心坚似铁,司徒诲人却克制不了那份感觉,心上生出一道道缝隙,开始怀疑自己,当初选择走上这条路,是否值得?就算要背离侠道,又是不是只有这条路可走?

    ……可恶!我在想些什么东西?

    ……我是不会错的!

    强行压下心中泛起的波澜,司徒诲人收敛显露的软弱之态,一掌挥出,打灭石桌上的青色幽火,隐没在黑暗之中,正准备休憩一下,却忽有所感,有一道气息正缓缓接近这里。

    瘦瘦高高的身影,原本的阴冷之气,已尽数收敛起来,化作深藏的杀意,赫然是一名天阶二重的“强人”,更是如今易水坟之主,身分显赫,虽没戴上面具,却不妨碍司徒诲人认出曾经的同伴,奎木狼。

    早一刻还在怀念的过往同伴,意外现身,司徒诲人却面色微变,不由自主地发动神通,隐去身形,随即惊愕。

    ……可笑,我在躲什么?

    司徒诲人尚未想明白,奎木狼就已走到洞口,随手打开提着的酒坛,将酒水浇在洞口,诱人的酒香充满山洞。

    “大家相识一场,也算是同志了……你俩这种人,死后怕是没别人会想念,只有我来了……”

    奎木狼将倒光的酒坛随手一扔,“鹰和猿……你们啊,机缘多,又不分享,吃了那么多独食,远远跑在前头,却也死在前头,反倒是我这个没资源的活到了最后……”

    说到这里,奎木狼沉默下来,也不进洞,只是朝里打量了几眼,轻叹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却惊觉不对,感应到身后莫名出现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身体还未能作出反应,就听见声音。

    “同志一场!我可以给你资源,助你修行。”

    亢金龙沧桑而威严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不息,仿佛一扇金光闪闪的大门,只要推开,就从此步入康庄大道,奎木狼却转身嗤笑,看着缓步走出山洞的司徒诲人。

    “联邦政府已经公告全境,太初饿鬼、终末霸皇正在毁灭诸天,早晚会来始界,天地大劫无可避免,就连永恒者都已经束手无策,就算我得证万古,又有何用?”

    司徒诲人闻言愕然,万万没想到听到的是这种答案,还没作出回答,就听奎木狼笑了起来,“许久不见,你的修为我已经看不懂了。不过,你纵是万古,对上太初饿鬼和终末霸皇,难道就可以不死吗?”

    回想起太古妖都之战的场景,吞噬天地,又遮天蔽日的太初饿鬼,和誓要焚灭一切的终末霸皇,司徒诲人为之沉默,赫然发现自己如今的最大筹码,天阶八重的万古之力,竟是全然无用。

    ……只要修为高,至少还能够躲,躲到最后,躲到一切逆转……

    ……但……我经历了那么多,付出那么多,最终……还是只能像狗一样到处躲?

    心中明明有了分辩的话语,司徒诲人却说不出口,只是沉默地和奎木狼对望,两人眼中的神色俱是失落与茫然。

    “……多大点事,这样就垂头丧气,你俩真是死曜之耻!”

    一声稚嫩的童声响起,回荡在古洞之中,将绝望的两人惊醒,司徒诲人的震惊更甚,自己刚刚就从山洞里走出来,里头怎么还会有人?什么人能连天阶八重的自己都瞒过?

    黑暗的山洞中,突然大亮,一道孩童身影,从飘散的鬼火中现身,拍着小小的手掌,一声声清脆的掌声,尽是对同伴的讥讽。

    失踪多时的尾火虎,再次现身这处最初聚会之地,看着两名高度戒备的同志,摇了摇头,叹道:“我不过短短离开一下,你们怎么又搞成这副德性了?”

    奎木狼只是耸耸肩,笑对同伴的嘲讽,司徒诲人却错愕发现,自己竟看不透对面孩童的虚实,只觉得对面宛如无底深渊,隐藏着深深的晦暗,就连散出的森森鬼火也仿佛只是表面的遮掩,这一惊非同小可。

    “你……究竟是谁?是鬼族哪位大人物,是鬼韬本人?又或者,是魔主化身?”

    司徒诲人试着猜测,尾火虎却毫不理睬,只是看着奎木狼,哈哈笑道,“上次你们要是肯接受我给的路,用我的办法去开九重天,现在就不会没路走了。”

    ……九重天?

    ……神界?

    司徒诲人闻言大惊,愈发摸不清尾火虎的真面目,奎木狼则是一脸无奈。

    ……上回你也没说给我们的路,是要去开九重天啊!

    ……你一身鬼气,喊我们跳船,谁都以为是要继续祸乱始界,谁知你是要我们去神界?

    ……不过这条路,怎么看也像是早走早死的路啊……

    两人方自疑惑,想要追问,就见面前小童,身躯蓦地崩解,化作为点点碧光,飘摇飞起,宛如不存在的实体,穿过顶上的山壁,直上云霄,消失在司徒诲人的感应中。

    ……这是……分身回归本体?

    ……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司徒诲人至此才一下明白,这位过往同志,并非是猜测的投影,而是一道拥有独立意识的分身,如今回归本体,却不知究竟是哪一位大人物所化?

    在八重天阶的感知之外,尾火虎崩解出的点点碧光,如同一团萤火虫,时而聚拢,时而散开,跃出了始界,进入时间与空间的缝隙。

    这里高居诸天万界之上,是时光长河的源流,宛如狭长甬洞,四周是宛如万花筒般的景色,每一刻都在不断变幻色彩和形状,无有一瞬定形,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而若是领悟是空间与时光之道的万古强者来看,这里就是一个个世界的显现,仙佛神魔妖鬼,万界诸天皆在其中,更有甚者,从开天创始,直到未来终末,也尽皆显示其中,仿佛只要从这里跃出,转瞬间就能去往这方广袤天地任何一处,任何一刻!

    只是,若真有万古强者进入此间,就会在时光长河的强烈冲刷下,或是回返原初,化作出生前的虚无,或是直抵终结,步入必然的消亡……亦唯有超乎其上的存在,才能够在这里存在。

    萤火虫般的碧光,同样在时光长河冲刷下,不住崩散,越来越少,从一开始的星星点点,渐渐变得寥寥可数,却在彻底消散前,轻轻一飘,撞入前方突然显化出的一片纯黑的色块中。

    这是一处彻底黑暗的空间,宛如巨兽张开的血口,将光也吞噬,跃空而至的碧光,成了黑暗中唯一的光源,虽照不亮什么,却宛如人心深处最珍贵的希望。

    蓦地,一只手掌伸出,将几点碧光握住,碧光陡然放亮,融入这只平凡无奇的手掌。

    “哈!”

    中年男子的声音,慵懒却沧桑,划破寂静,在这空荡荡的无边黑暗中响起。

    碧光回归手掌,世界重归黑暗,在最后的一瞬,隐约有蓝衫飘扬,随着黑暗中的静默被打破,一条瞳如日月,墨色身躯何止万里的巨龙,冲出黑暗,撞苍穹而起,载着背上碧波倘佯的的湖水,还有湖中绿荫处处的孤岛……

    ……直上九重天!

    p.s

    五百字的稿,到束了。後的部分,立成卷,明天始,在阿米巴出,急着追看的朋友,直接搜索阿米巴星球,第一就是了,手法,用。去了之後看公告,充值後看,不你失望的,便也推出女神部作品,也是我的,阿米巴有。

    得充值太麻,不想多此一的,就待三周吧。後的部分,只剩下集,平台合到期,有稿,我基本炊月,是自己着肚子完的,然未必有多少人能阿米巴消看,不能有一是一。到三周後,在免出的,不,新目前有核通,如果我後出稿子,系仍然不,大家看不到,那,就不是我的了,我已力。

    一路陪伴碎星走到的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阅读本章)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