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系统之女配复仇

快穿系统之女配复仇

作者:云歌若谣

    关注 "xwu799" weix,继续看!

分类:亚博体育yabo88魔法 字数:6334457字 状态:连载中 更新时间:2019-08-01

最新章节

第76章 黑道甜宠文(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你我爱小说] http://www.niwo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发现,在事情越来越接近结束的时候,自己就越来越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也许,一切就快结束了呢。梁栀轻笑,看着笑闹着的人群,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卓叔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毒蛇达姆气恼地踹翻了脚边的玻璃酒柜,玻璃哗啦碎了一地,价格不菲的酒倒得满地都是;不过现在在场的人都没心情去心疼罢了。

    昨天晚上交易因为被条子围上,不仅没成,那批货都损失了。这让道上近几年都顺风顺水的达姆相当恼恨,也怀疑上了不需要出现在交易地的卓叔。

    “大哥,会不会是误会毕竟这么一来,我们两败俱伤,其他势力可不就”毒蛇手下脑子最灵活的阿克当即劝道。

    阿克一向是为帮里出谋划策的,达姆也一直比较相信他的话;冷静下来一细想,也觉得不对劲。达姆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霎时又阴沉了几分“如果不是他,那就只能是我们帮里的内鬼。”

    阿克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神色同样很是难看。他一边思一边罗列出可能的有疑人员“我们这次的交易事先也只有大哥,我还有三仔和阿虎知道,他俩此后一直跟着我在帮里准备,应该不会是他们。”

    达姆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皱了皱,自言自语般道“难道是她”

    阿克不解地看向他。达姆眼里闪过一丝阴冷的杀意,低声吩咐了阿克一番;阿克似是有些吃惊,但只是一一应下,没有质疑。

    等阿克离开去安排他交代的事情之后,达姆发出一声嗤笑,让人听了不禁不寒而栗

    在上次破坏了达姆他们的交易之后,梁栀的生活忽然变得平静起来。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处理一下家族的事务,就是偶尔和靳铎他们一起聚聚。达姆好像很忙,梁栀每次试探地打电话过去,都不上几句话他就急匆匆挂断了。随着时间流逝,任务的各项进度也一直在刷新。

    不过日子即使过得再平静,梁栀依旧有些不安。达姆到底有没有发现交易被警察破坏和自己有关,最近他都在忙什么,自己都一无所知。来上次就想着能够一次性解决掉,可是却没想到还是被他们逃走了。好在达姆这次损失惨重,元气大伤,估计不会那么快有所行动。

    就差一个契机而已了。梁栀看着系统任务面板上的提示,心里盘算着。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需要的契机那么快就来了,而且还是在如此狗血的情况下

    梁栀看着眼前从未见过的几个人,又环视了一下四周,确定了自己现在的情况是又一次被绑架了。一回生两回熟,向系统询问过可以请求紧急援助之后,她抬头看向了其中一个人,很冷静地问道“你们是谁的人”

    那几人相互打了个眼色,打头那个转身出去。不一会儿,梁栀就看见达姆走了进来。

    “梁大姐,蛇蝎美人的名头果真名不虚传”他冷笑道。梁栀在看到达姆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明白过来这是自己和靳铎合作的事情已经被达姆知道了。

    可是她清楚不论达姆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知道了,自己只能、必须装作什么都不明白,和他继续周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梁栀故作不满状,像以往和达姆发脾气时一般道,“你好几天没来找我我都没怪你了,你还这么做是要干嘛就算是惊喜也用不着这样吧”

    达姆闻言,唇边蓦地扬起一抹笑,却只阴寒得如毒蛇信子不带丝毫温度“哦那按照jase你的想法,该怎么样才算是惊喜呢”

    这话的同时,他已经走到梁栀面前,带着凉意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眼神里充满了发现猎物的兴奋“要不是你最近有些反常,我还真发现不了;原来我的甜心还是只伪装得很好的狼。”

    不知道因为是他的手冷还是他话里透出来的杀意,梁栀没忍住打了个冷颤。

    “系统,再次请求紧急援助。”她一面在心里呼唤系统,一面继续和达姆周旋“我真不明白你在什么,别闹了真的。”为了增强可信度,梁栀还勉强地扯了扯嘴角。

    “没关系,你很快就知道我是不是在玩了”达姆的手滑到梁栀的脖颈处卡住,慢慢地收紧。梁栀心下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意识伴随着窒息感已有些消散。达姆这是被逼疯了吗他明明知道自己的手里很可能还有他反败为胜的最后机会

    用着最后的意识,她挣扎着道“达达姆,你不能不能杀我”

    达姆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手上的动作也顿了一顿,可是很快就继续下去了。不过他再也杀不了梁栀了

    趁着他刚才那一瞬间的迟疑,系统的紧急救援终于生效。梁栀感觉到自己身上像充满了电的电池一样;试探着一挣扎,捆着自己的绳子果真碎了一地,达姆吓了一跳就松开了手。

    梁栀毫不犹豫地伸腿一踢,将他拔出的枪踢落在一旁,然后猛地窜起,将达姆的手反扣在背后制住了。这一连串动作极快。其他几个他的手下压根还没反应过来。

    “都不许动”梁栀对他们命令道,见他们迟疑着没有动作,她立即抓着达姆一道走了出去;之前她已经用一次系统救援发出了求救信号,只要没出什么意外,靳铎应该通知了警察赶过来了。

    “jase,”被制住的达姆声音中带着兴奋与蛊惑道,“你是想怎么对付我难道你还叫了条子亲爱的甜心,那一点都不刺激。刚刚那是怎么回事,你能告诉我吗我可记得你没有这种好身手。”

    梁栀不打算搭理他,正凝神看着系统界面的进度提示时;忽然觉得腿一阵疼痛,即使有系统加持,都险些松开制住达姆的手。

    “哦,真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试试我猜得对不对。”面对梁栀的怒视,达姆毫不在意地回道。他的话让梁栀心下一凛

    “你”

    “栀”听到熟悉的声音,梁栀就知道自己安全了;看着靳铎冲过来,后边跟着进来的警察将达姆和其他的人制服,任务进度一下跳到了百分之百,她终于安心地闭上了眼

    “玩家已完成所有任务,可返回现实;是否确认返回”闭上眼的那一刻,梁栀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变得轻飘飘起来,再睁眼,就已经在系统中了。没有亲眼看到最后结局,有点遗憾;不过既然系统了任务完成,也就用不着自己多担心了。

    抛开杂七杂八的思绪,梁栀心情激动地对着系统界面道“确认”她,终于可以回去了

    话音方落,眼前的空间忽然扭曲,她也失去了意识

    “栀起床了,今天早上你不是还要上选修课嘛”阳光明媚的早晨,梁栀躺在床上就听到了室友叫她。迷糊中,她看着天花板,终于想起自己是从系统任务中出来了;顿觉欣喜若狂。

    “慕慕,我有件很神奇的事情想告诉你,等我上完课回来再”她完就欢呼着冲进洗手间洗漱换衣,不到五分钟又冲出了宿舍;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室友慕慕。

    “奇怪,栀今天怎么了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啊”她喃喃自语道,挠了挠头也不再多想。

    “呀,我想到了慕慕,刚才栀居然是笑着的”另外一个室友安恬琢磨了一会,惊讶道。

    而另一边

    已经跑到教室的梁栀提着早餐随便找了个靠后的位置,一坐定就拿出手机点进了自己专栏;一边等着登陆上一贯爱犯抽发大绿江,一边想着自己做的系统任务。

    其实这个系统是为女配复仇,倒不如是折腾她这个作者,创作了一个为了男女主服务而存在的世界;无论合不合理。而她在经过了这么多次穿越之后,也渐渐发现了在这里还给女配一个好的结局,就像在减压。那些在她心中沉淀许久的痛苦压力,在折磨女配时让她觉得病态地快乐,只是那重压依旧有增无减;可是在完成系统这么多次的任务后,自己却意外地轻松了。

    那些女配,她们身上或多或少的某些特质甚至经历,都是取自自己。她不想像祥林嫂一般不停向他人诉,唯有压抑在心,发泄到自己创作的故事里。来她是想要给女配一个好结局的,以此宽慰自己。可是心底的自卑让她觉得那样的自己是不配得到幸福得到美满结局的,所以逐渐就写歪了。

    如今自己终于从过去的阴霾了渐渐解脱,那么,里的她们,也该得到幸福了

    正想着,梁栀忽然发现自己的作者专栏多了好几篇,点进去一看这分明就是自己完成的任务发表日期都是今天凌晨

    随便点进去一篇,下边的评论让梁栀当即哭笑不得

    “作者君这是抽风了还是大绿江又抽了”

    “已鉴定作者这是严重精分,肯定是忘了吃药”

    “楼上1。”

    “楼上10086。”

    “楼上身份证号。”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作者君简直是码字神机吗一个凌晨发了这么多,还都是完结的。”

    梁栀自己也想不明白,正想发个短问问责编,结果就有一封短出现在页上。她试探着点开

    “恭喜作者良知不是两只成功获得并体验了绿江文学城开发的黄粱一梦计划,新发出的为作者的任务记录,系统自动生成。此体验将全面推出,请试用作者良知不是两只将体验报告发往管三,以作修复参考。”

    梁栀终于记起自己曾经点开的一个页,顿时恍然大悟。这次体验误打误撞让自己终于决定开始放下过去,实在是不错她想着,唇角笑意粲然。

    stye"size:  12x  or:  00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靳铎的番外

    当病床上的人儿终于睁开眼的时候,只一眼,靳铎就确定眼前的人是他的栀子。

    第一次见到栀,是在前世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九岁,她六岁。

    因为父亲生意失败债台高筑,被逼跳楼自杀;自己和母亲东躲西藏,饥寒交迫地过了两年,母亲就因为积劳成疾营养不良过世。才九岁的自己,为了活下去,沿街乞讨,有时饿得不行还会偷东西。

    结果有一次偷东西吃的时候被逮到了,他差点就被打死。迷迷糊糊中,靳铎以为自己就要见到父亲母亲了。

    “警察叔叔,这里有人打架,要打死人了”稚嫩清脆的童声突然响起,一阵慌乱的声响过后,靳铎眼前抓着他狠命踢打的人都不见了,只有一个模样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的女孩。

    她笑着对自己“哥哥,我们快跑吧”嘴角调皮的笑意,在他眼里就像如同栀子花般灵动。的人儿使劲拉着自己就跑,靳铎也没看到有警察,立即明白方才她是骗那些人的恶作剧。

    担心那些人还会追上来,靳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竟然一气和女孩跑到了城郊的别墅区。看着眼前豪华的别墅群和女孩熟门熟路的样子,他心里忽然有点窘迫。自己身上都是血迹和脏污,与女孩还有这里都是那么格格不入。

    “哥哥,快进来。你身上都是伤,我找管家帮你,你先等等”她拉着自己进了一栋别墅,交代了一句,就跑到一边的花房去了。

    靳铎下意识地按照女孩的话做,停在原地,即使身上很痛,也没有坐下去。直到过了一会,女孩带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走过来,抱着他进屋洗澡换衣服,再帮他上了药。

    这个过程中,他看到一个和先前自己见到的不一样的女孩。她对着管家和佣人吩咐做事,安排给自己住的房间,言语举止间,都透着气势;而且那些人也没有对她的要求安排有半点异议。

    见到这样子的女孩,他心底既好奇又有点忍不住的怯意。可是等到那些人都离开了,她似乎一下子就自在了。对着自己,心翼翼地碰碰包着伤口的纱布,眼底满是关心。

    靳铎摇摇头,勉强笑笑,表示自己不痛。女孩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跑到一边的橱柜里翻找,很快就抱着一堆玩具走到他躺着的床前,把东西都一股脑地塞给他。

    “哥哥,我把玩具都给你,你以后留下来,陪我玩,好不好”听到这话,靳铎忽然觉得心中异常温暖;只觉得应该答应“好。”

    “我叫梁栀,哥哥可以叫我栀。”

    “栀,我叫靳铎。”

    如果没有栀父亲的动作,没有追债的人出现,他应该会和栀一起长大;那样的话,他就会守着她,保护她,不会让那个人有机会靠近栀,伤害她。

    和栀在一起的几十天,是他记忆里最美好快乐的日子。可是后来栀那位父亲出现了并赶走了他;想和栀一个城市也好,可是追债的人追来了。无奈之下,他再次过上了东躲西藏的日子;直到他遇上了洛叔。

    洛叔待他很好,如同父亲一般;他跟着洛叔去了g城,成为了帮里的少主。在洛叔的指导下,学习、拼打;慢慢积累自己的势力。他心里依旧惦记着那个会叫自己哥哥,让自己觉得温暖的女孩;所以愈加努力,想着能早一点回去找她。

    可是没想到再次见到她,却是那样的情形。看见自己一直放在心中的女孩被那样伤害侮辱,他恨得双眼发红;把她安置好后自己就盘算着怎么好好教训一下那些人。但是哪里想到一转头,她却又不见了。之后再见到,她的身体已经冰冷。

    他发了疯般对付毒蛇他们,让他们都得到该有的惩罚之后;靳铎却依旧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这么久以来他在乎惦记着的人已经不在了,他这才发现有什么东西已经不同;可是却已经晚了。

    所以这一世,他睁开眼睛发现回到了他的栀子出事前两年,立刻就开始准备拿下那里的势力。两年时间,终于足够让他挽回一切;这一次,他的栀子定会在他的怀里,安然幸福添加 "" ,看更多好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阅读本章)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