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姑玉经

哑姑玉经

作者:白子袖

    白子琪一迈出门槛就呆住了。他刚进院看到的那些梅花,已经被柳万打翻了好几箩筐,这孩子好像发现撞翻并扬撒这些柔柔翠翠的花瓣儿是一件乐趣无限的事,甩开手不断地扬着撒着,那只包裹的左手也不闲着,隔着粗麻布一个一个去掀翻簸箩簸箕。大小竹器满地滚,半枯的花瓣被他踩踏得满地都是,厚厚铺了一层。深儿浅儿一个在前头拦,一个在后面哄劝,急得两个人都呜呜地哭,小奶奶好不容易晒起来的花瓣儿,听说做药材用呢,就这么糟践了可怎么行?她们会挨骂的。“万哥儿——”白子琪厉声劝阻。柳万是他带来的,他似乎应该负责。可是柳万瞪他一眼,忽然嘴角一扯,样子恶狠狠的,不但不理睬,反倒更放肆了。眼看满院子都是飞红,更多的器具被撞翻,花瓣乱......

分类:亚博体育yabo88魔法 字数:6334457字 状态:连载中 更新时间:2019-08-13

最新章节

544 永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你我爱小说] http://www.niwoi.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烛火把小院里外照得一片通红,跟白昼一样明亮。

    灯影下,无数身影脚步杂沓匆忙,跑出跑进,熬药的,端汤的,烧水的,传递消息的……整体气氛压抑而冰冷,沐香居——往日里整个柳府最繁华热闹的去处,如今完全换了个样儿。

    哑姑坐在枕边,一根水葱般的手扣住丝绸软被上露出来的另一根女子手腕把脉,扣住关寸,屏住呼吸,默默感受这脉搏的动静,许久许久……

    室内安静如水。

    宝儿早就睡了。

    下人们哪里敢有半声咳嗽之声。

    柳丁茂首先打破了沉默,“你看,这玉娇的病,可有救没有?”

    他的声音在颤抖。

    哑姑慢慢抬起头,身边的小丫鬟首先看到烛火映照下,哑姑的眼里含着泪花,她摇摇头,“准备后事吧,没救了。”

    柳丁茂僵在原地,许久一动不动。

    一地的仆妇丫鬟发出低低的啜泣。

    其实九姨太没救了,这一点大家早就看到了,这段时间老爷真是下了血本为小姨太的病奔走,满灵州府的名医几乎请到了,流水一样请来送走,但是几乎都是一样的结果:这个女人的病没救了。

    柳丁茂把最后的希望押在哑姑身上,想不到连她都说没救了,那就是真的没救了。

    可他还是不甘心,目光炯炯看着哑姑:“你不是有很多偏方吗?你不是有着别人没有的本事吗?玉娇生产的时候难产,谢玉林都没治了,你一出面就把母子俩都救活了;那乔妈妈的孩子长得那样,你不也还是治疗得好了许多吗?万儿媳妇,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你再试试好吗?宝儿不能没有亲娘啊——”

    哑姑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本来她一直在心里有那么一丝看不起这个养尊处优的老爷,一天到黑躺着吃喝,然后就一个劲儿娶小老婆,说白了就是封建社会里一个剥削劳动人民的寄生虫吧——呵呵,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偏见!现在看到他为了小老婆痛苦成这样,她不由得有一点感动,看得出他是真爱这九姨太的。

    “我,尽力了。”哑姑听见自己的声音从嗓子里艰难地往出挤。

    满屋子哭声骤然大了起来。

    一直昏迷的李万娇醒了过来,悠悠睁开眼,目光含着一层雾气,有些迷离地望着哑姑。

    哑姑不由得心里又一阵难过——什么时候,她变得这样爱伤感了!从医学院开始,到医院好多年,在无数生死面前练就的铁石心肠哪儿去了!

    “宝儿——”九姨太的嗓子里发出一声模糊的呼喊。

    她抓住九姨太的手,埋头把嘴贴近她耳畔,轻轻笑道:“放心吧,你的孩子,我们会善待的。”

    垂死的九姨太却好像听不懂这句话,慢慢瞪圆双眼,眼里含着对人间的不舍,对幼儿的牵挂,目光贪婪地瞅着面前这张小巧的年轻面孔,似乎在祈求,在等待一个答案。

    柳丁茂凑过来,“娇儿你就放心走吧,宝儿我会好好抚养长大的,你是怕我再娶了新人就忘了你是吧?放心吧,我从此再也不纳妾不娶新人了,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你是最后一个了!从此我就安心养老,抚养我们的宝儿,好好看护我们柳家这一大家子人口,大家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就好。”

    九姨太似乎得到了一点安慰,可还是不甘心,目光深深地望定面前不肯闭眼。

    “是想看看宝儿吧?”丫鬟忽然哭喊。

    宝儿被抱来了,还在睡梦里的孩子被弄醒了,很不愿意地揉着眼睛,看样子想哭闹。

    “快看看娘亲吧,这是最后一眼啊——”二姨太接过孩子抱他挨近枕上将死的人。

    九姨太眼里瞬间闪出明亮的光,似乎要伸手来摸孩子的小脸蛋,可那枯瘦的手哪里还有力量。

    哑姑抓住她的手,帮她按到了孩子的小脸蛋上。

    李万娇枯涩的眼里腾起一层水雾。

    “求求——”她望着哑姑,艰难地说道。

    “还有什么未了的心事呢?”柳丁茂苦恼。

    “是啊,妹妹你到底要交代什么呢?难道是要见什么人?我们都在这儿啊——”二姨太也赶到苦恼。

    哑姑被这将死的目光盯着,觉得脊背上一阵发凉,心里说好像我欠了她一袋银子不还一样,难道是临死找我讨债?

    眼前的九姨太久久睁着眼不肯闭上,那吊着一口气的样子实在让人看了心碎。

    宝儿就算年幼,却也实在懂事,好像感觉到了气氛不对,裂开小嘴大哭不止。

    “抱走吧。”柳丁茂心烦,挥手。

    孩子抱走了,哑姑注意到李万娇的目光并没有随着孩子移动,而是一直痴痴盯着自己。

    完了,难道这是要跟我索命,拉我一起去做鬼?!

    惊恐的同时,她知道这念头是荒唐的,赶紧极力让自己平静,在脑海中追问一个问题:一个年轻妇女,临死之际最牵挂的是什么?自然是孩子了!可都已经跟她说了,叫她放心,大家会对孩子好的。

    为什么还不放心?

    难道……

    心头忽然一亮,她明白了。

    身为父母,疼爱亲生骨肉,那么就会不顾一切为孩子把一切都打算到。九姨太深知自己两眼一闭,一切就都变成往事,沐风居从此恩宠不再,这大院子里以后谁会是真正疼爱宝儿的人?除非是另外一个堪比亲娘的人。这院子里谁又适合这样的角色呢,除非是一个手里握着掌家大权又自己没有孩子的人。这样的人,除了二姨太还能有谁!

    柳丁茂眼看着心爱的小妾明明要死,却就是不咽那最后一口气,这情景实在是看着让人心里发慌,所以很苦恼。这时候哑姑忽然站到他面前,深深地弯腰,鞠躬。

    这是做什么?

    一屋子的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女子有事请老爷做主。”哑姑缓缓说道。

    白家姨娘本来一直在边上闲看,这时候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都啥时候了还不忘装神弄鬼,眼巴巴把她从牢里弄出来,不是说她就是神医,能治好九姨太吗,怎么现在没治了?!要我说花银子救这么一个无用的小媳妇,还不如救救我家相公呢,他毕竟是我们白家唯一有用的男人了——”

    哑姑装作没听到。只看着柳丁茂:“请老爷做主,让二姨娘收养宝儿,从此宝儿认二姨娘做娘,以后就是二姨太的儿子。”

    屋子里一静。

    二姨太赶紧摆手:“这可不妥,九妹妹这里还活着呢,再说宝儿是老爷和九妹妹的心头肉,我何德何能能做人家的亲娘!这话九妹妹听了会伤心的!”

    白家姨娘冷笑:“真不知道你们家为何要娶这样一个不懂事的做媳妇?前面活活把我姐姐给气死了,现在又在将死之人面前做出这样的事,毕竟宝儿的娘亲还活着,她就撺掇夺走人家孩子,不知道这是何居心呢?是要闹得人死了也难以瞑目吗?”

    这话简直是往熊熊燃烧的大火上了泼了一大桶油。

    柳丁茂的脸色变了。

    二姨太一看情势不对赶紧转身来劝,“她毕竟是个孩子嘛,虑事不周也是有的,老爷不要生气。”

    “九姨太笑了!”一个尖利的声音忽然喊,含着惊喜。

    是九姨太的贴身丫鬟在喊。

    大家目光齐刷刷去看九姨太。

    本来一直圆瞪着双眼的李万娇果然目光顺和温软地望着大家,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就算病魔折磨得她已经失了人形,但是这一笑起来还是很美。

    “娇儿,难道你是……是真的赞同把宝儿……?”柳丁茂扑过来握住爱妾的手。

    李万娇给柳丁茂笑了笑,竟然还点了一下头。

    将死之人拖着最后一口气点头,这是何等惊心而让人看着心碎的场景。

    几个丫鬟再次哀哀痛哭。

    “好——”柳丁茂站了起来,目光看过所有人,“大家都看到了,这是万娇最后的心愿,她的临终遗言,她希望宝儿交给二姨娘抚养,从此就是二姨娘的亲儿子,这事就这么定了。”

    说完回头看九姨太,轻轻低语:“娇儿你听到了吗,这下你再没有牵挂了吧——”

    一语未了,但见两滴冰凉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李万娇那美丽的双眼永远闭上了。

    人一死,自然有上了年岁专门处理丧葬之事的老婆子们上来,做最后的打理和装裹、收敛。

    哑姑等人赶紧退后。

    等走到院子里,大家的悲痛似乎已经淡了,耳边听得各房各屋的主子仆从们都围着二姨太道喜,恭喜她有了一个儿子。

    哑姑独自走出沐风居大门,院外月光正好,清辉铺满了地面,青砖甬道旁花木扶疏,晚开的菊花暗香浮动,夜鸟似乎在睡梦里做梦发,偶尔咕咕发声。

    清风从前面吹来,脸上凉凉的,哑姑抬手摸,是泪水,不知何时滑了一脸。

    她哭了,来这个世界后第一次为一个早死的小妾落泪,虽然这小妾其实对自己并不怎么好,但是眼看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香消玉损,总归是一件伤感的事。

    产后失调,又没有对症的消炎药,再加上她本人要强逞能不好好治疗,所以九姨太的死,似乎是天意了。

    “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为什么还要自责?”

    这时候身后一个声音忽然问道。

    哑姑不回头,漫步走着,“不是自责,只是惋惜。”说着从身边花木间扯一朵菊花,一瓣一瓣撕扯着花边,“就像这花儿,说凋残就凋残了,想想实在是可惜了——”

    “如果你愿意,我愿意做你的护花使者,一辈子护着你,不让你遭受太多的风吹雨打!”身后的男子快步赶上,低声说道。

    哑姑回头,把手里的残花向他头上撒去,骂:“真不害臊,你才多大呢,就要做我丈夫?等你长得跟我一般高了再动这个心思吧。”

    柳万翻白眼,“不就是长个儿嘛,简单,少爷我今晚就开始努力,不把自己抻长了就不见你的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阅读本章)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